邹保安
四川/南充
5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牛王节”。是南部县玉镇 乡传统文化的一个民俗节日。这个地处南部、西充、盐亭三县交界的乡镇,每当农历三月十八,周边四乡八里的乡亲都要集聚到位于乡镇附近的“大力寨”山上祭祀“牛王”,祈求人畜平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牛王节”的起源有多个版本,但万变不离其宗,都与传统农耕文化、朴实神明信仰相关。“大力寨”山门上的对联所书:百行孝为先身何以立心何以安神佛只佑良孝;诸德勤乃本业因而兴情因而畅天道总酬俭勤。做了很好的诠释。总之“信则灵。灵则畏、畏则虔诚”。一切社会准则应该也是如此吧。
如今,祭拜牛王的程序已逐步有了演变:宰杀公鸡以祭祀牛王,简化为点到为止、滴血为祭。继而作为祭品的公鸡交易兴起,这些“土鸡”贩运到城里市场,致富了一批勤劳的人……。再有:民俗节日也带来观光游客和文化记录人。文化与经济总是相伴相随。文明的扬弃就这样在传承与光大中继续……。
玉镇乡的“牛王节”不斗牛、不镖牛。而是以鸡血祭牛。仪式庄重热烈。别具一格。给我们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因为它表现了广大民众对和平社会的向往及幸福生活世代永续的美好愿望,是极具地域特色的一项民间文化活动。几年来跟随拍摄,这组照片算是一个总结。
2018-05-17 09:32
0
0
224
在全民拍照的当今:在大致划分的“风光、人文、新锐”这三类摄影风格中,以艺术的高度审视,都有“立足艺术高原,尚待攀顶艺术高峰的困境(第二届文代会语意)”。风光摄影最易浮光掠影;人文摄影普遍沿袭模仿;抽象新锐常陷简单黯诲。若以中华文化的传承、贴近基层大众的生活来说:相比风光美景,我倾向生态人文。对照抽象“新锐”,我爱好“堪的”(抓拍)纪实。
这几张照片是记录、是写实,以对比、用排列凑成一组。定格瞬间,阐述情感:《四季素食淡,一冬老茶馆;淅雨临街叙,日丽共屋檐;冬来腊肉香,春到梨花繁;居士小庙孤,市井大肉面。》用“土得掉渣”情调的叙说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以细微纤弱的刻画观察生活、返璞归真。在提倡关爱的社会背景里能否带来一丝乡情和眷顾呢?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蜉蝣的翅膀又薄又亮,就像美丽的衣裳。我的内心很忧伤啊,哪里才是我归宿的地方啊!
——小资,纯粹的小资。瞻顾周道心怛兮,无处倾泄小肚鸡。不应当、不应当,年少失意老来狂。
2018-03-29 18:40
0
0
307
祸起萧墙故事多,文人世俗难分割。 莫道传承有断代,文明碎片飘长河。 摄影人将瞬间化为永恒;记录历史影像、传承文明精髓。谁来记录摄影人……?!
2017-09-23 07:55
0
0
265
在摄影圈你说:“照片的成败在于内涵”,众影友都认同;又说:“内涵的重点是继承发扬传统文化”,影友都点赞;再说下去:“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人文思想”;众人开始游离了;继续说:“人文思想就是讲人性,核心是民主、自由、平等、诚信等价值观。”;不等说完,就听见骂声:“又扯上政治,找死……”
2017-08-20 17:28
0
0
252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乡场,它蛰伏于川东北绵延起伏的丘陵褶皱里,这是一个“词条”里没有“沿革”的僻壤,它依伴在嘉陵江众多支流中无名小溪畔。城里人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更无知这片土地上生活人群的冷暖。——在多数人还在为温饱忙碌;当远乡还在山间小道的尽头,我们连“陌生的路人”都说不上,哪里有相互关注、更没有应该知道。
当物质文明姗姗来此,当水泥路延伸到不知名的小溪旁;当城里人有了闲暇,当“甲壳虫”“数码机”普及到“中产”群体;当认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当“人文纪实”摄影走进这个小小的乡场、寻觅中华民族的根基;我们好像没有多少可以记录的影像了。
——老街上杂乱的电线与管道是文明的象征还是和谐的败笔?“翻新”的房屋是文化的进步还是传统的破坏?一切还无定论。但是:古寺庙变成楼盘,老院子破旧衰败,确实令人痛心惋惜。我们匆匆来去。没有走进乡场民众的生活。拍下几幅照片,发表一点感慨,留下一些思考:让更多的人、更有智慧的人、更有担当的人,更有责任的人去做更深入的努力,希望不久的一天会看到有新意的破解……。
2016-09-19 11:23
0
2
322
七月流火巴蜀地,八月未央桑拿天。一年最热的季节里,我再次造访了地处川东北——四川腹地、盆地“锅底”的“长乐古镇”。“长乐”是南充市(古顺庆府)的一大乡镇,宋时亦有建场,明时尤为大镇。其镇中古庙“禹王宫”原门前石刻“长乐千古,顺庆万年”足见当地人士的自信与豪志。
家国兴与衰,见豹窥一斑。长乐古镇在明朝末期,经历了一次大劫难,于匪患兵乱中被焚毁,一度成为荒郊野岭“遂忘故名”,后经“湖广填四川”逐渐恢复,清初俗称“跳蹬场”。再后经乡绅名士觅见旧庙石刻“长乐千古,顺庆万年”对联;庙前遗栅上亦书有“长乐”字迹;近场又有长乐寺古刹;更查验砖瓦证知旧名“长乐场”。始立案易名“长乐”。
…………
去往矣。战乱的洗劫,理念的混沌,一切尽在不言中——。今天的长乐镇有了巨大的变化。但古镇的看点是什么?老场的魅力在哪里?这也许是不是问题的问题。没有乡愁的古镇将会失去人们的记忆;缺乏文化背景的老场就断了历史的传承。有这样思考的我:荡漾场口巷尾,寻觅历史的脉络,文化的传承……。
没有标准的答案、没有统一的范本。拍摄一组照片,实录这段纪实:把那些新和旧的交替;进与退的纠结;想和思的惯性;上与下的沟壑。一切的一切,作为议案呈请同人志士去参议,文化的传承,民族的复兴。期盼国人共同努力。
2016-09-12 08:53
0
1
346
今夏酷暑,出行苦矣。那日清晨,众人酣睡,不忍卧榻唤友,独自驱车走马,看看近郊庄户人家如何度夏?瞧瞧周边农民赶场生像。这不拍了几幅照片已经汗流浃背。日不待日上三竿就匆匆回程,一组照片,几句感慨都在这里了……
2016-08-25 06:48
0
2
354

“我不是去流亡,而是去寻求一种更好的生活。” 改革大潮中,面对成千上万男女、老少农民外出打工现象时,诗人是这样说的。
是啊,一年一度的春运返乡大潮就是见证。无论南下天涯,北上京城,东赴江浙,西闯大漠。春节团聚之日,滚滚而来的返乡大军世界愕然、中国特色!
如今,三十多年前过去来。当初离乡背井的人,不少已经异乡落地生根,安家置业,融入新的生活。这成为中国改革、不可抗拒的社会进程。当曾经巍然壮观的春运返乡大朝慢慢退去,在城镇化趋势逐步推进。故乡的面貌仿佛雾里的挥手离别,成为一种模糊的惆怅。
回不去的故乡,忘不了的乡亲,既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文明的进程。南下的儿女,北上的兄弟,歌一曲动乡情:
遥远的故乡,
山水相依的村庄,
那刻着我名字的槐树啊,
是否依然苍翠挺拔!
儿时的早已伙伴散落天涯,
故乡的亲人你们是否健在安康……
这组照片,不是表现社会变革的片段,只是诉说物是人非的情感。
2016-07-26 07:04
0
1
203
“ 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莫嗔焙茶烟暗,却喜晒谷天晴。”这是唐代诗人“顾况”描写的农家景象。
在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先驱,文学家、语言学家和教育家“刘半农”的笔下更直白:她在灶下煮饭,新砍的山柴,必必剥剥的响。灶门里嫣红的火光,闪着她嫣红的脸,闪红了她青布的衣裳。他衔着个十年的烟斗,慢慢地从田里回来;屋角里挂去了锄头,便坐在稻床上,调弄着只亲人的狗。……回头向她说:"怎样了,我们新酿的酒?"
中国农耕文化的醇厚就像一曲慢版的低吟,深沉的交响。绵长悠悠,发聋震撼。这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谓的“乡愁”。在中国绚丽多彩的传统文化中,不乏脍炙人口的才子佳人、将相王侯等动人的唱响故事。而其农耕文化的主角:“农家庄户”却在沃土丰腴、根基深厚的中华文化中鲜有经典故事流传。
进入现代社会,人权回归、民生重视,“农户庄家”渐渐成为摄影者“人文纪实”的主角。我记录下这些朴实无华的画面;那些平凡琐细的场景。似乎缺少“故事”,但没有故事才是故事!生活不正是这样的吗?这组照片,是当下他们(她)真实的生活“故事”——可谓:农家少故事,生活多艰辛,自古有名言:国以人为本。
2016-02-16 11:07
4
0
792